透过“微爱”眼睛看世界

来源媒体:嘉宝莉   发布日期:2018-10-29

◆◆前 言◆◆


  时光匆匆,历时半年的2018年“走吧 微爱”助学志愿者活动悄然落幕,共有来自云南师范大学、青海大学、长安大学、五邑大学的58名志愿者参与。他们深入贫困山区,深入嘉宝莉助学点,用10天时间走访了164个乡镇、510户山区家庭。他们翻山越岭,不畏艰难,风雨兼程,邂逅一段段与山区孩子们的故事。让我们透过“微爱”的眼睛,来感悟一个个感人的瞬间。

 


他们被上帝关上了一扇门

 

  李春林居住在青海湟中县加拉山村,村民都在山下,山上仅有两户人家,他家就是其中之一。家里的房子都是土屋,他和父亲睡一间床。父亲放了50头羊,是他家全部的家当。2001出生的他身高1米8,皮肤黝黑,是暑假打工挖菜晒的。不太爱说话,但看起来非常阳光,根本看不出他的不幸。他妈妈去年病逝,患有精神病的哥哥今年也因尿毒症过世了。

 

这就是学生们的居住环境


  孩子们过早地尝到了生活的艰辛。他们的眼泪、笑容和沉默,在现实生活的历练、打击中逆境成长,愈挫愈勇。但也有一些孩子,在一次次的生活打击和接二连三的家庭变故中看不到希望。广西天等县的小梅,先是爷爷被诊断出结肠癌,再有妈妈患有宫颈癌,后来爸爸工伤左脚踝骨折,家里还有一个正在贷款上大专的哥哥,生活的不幸一棒棒打在她身上,我们不禁担心:即使有了嘉宝莉资助,小梅又能否安心完成高中学业?
 

定西内官镇南阳村家访张利军同学

  一个蒙蒙细雨的晚上,大方一中的老师带着志愿者翻山越岭,穿过泥泞的道路,夜晚到达赵锡荣家。灰白是他家的主色调,家里看不到任何电器,仅有几件陈旧的家具。他母亲患有精神病正在医院治疗,父亲因为手受过伤,干不得重活,爷爷奶奶年纪又大了,家里几乎没有劳动力,全靠政府救济和社会各界的帮扶。家里还有四个正在上学的弟弟妹妹,有一位妹妹还在接受义务教育阶段,可家庭的负担让她已经准备放弃上学了。
 

学生的家

 

重疾、多子女上学成为致贫原因


  每扇门背后都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患肝腹水的奶奶没有医院接收,已通知家人准备后事;正准备结婚的哥哥突然查出白血病,新娘退婚,为治病家里卖掉了新房,负债累累;曾在广东一家模具厂当管理层的父亲,靠多年打拼攒下积蓄,正准备改善家人居住环境,一纸诊断证明让全家陷入绝望,建了一层的房子被迫停工,目前已欠债20多万……

 

无奈的老人


  在广西独峒乡,人均年收入3600元即视为脱贫。本次走访的家庭中,不乏精准扶贫户。广西天等县高中、贵州天柱县民中提供的走访名单中,精准扶贫户占100%。单亲、劳力短缺、天灾人祸、重疾、多子女上学,成为家庭致贫的主要原因。走访家庭中,普遍有2-3个孩子上学, 4、5个孩子同时上学的不在少数。
 

一个家几个弟弟妹妹的情况很多

 

母亲一个人撑起一个家


  走访中,我们遇到很多单亲家庭。在贵州大方县走访的40户中,单亲家庭占19户。母性的坚韧几度让我们泪目。胡志杰的母亲由于未婚先孕,世俗的眼光及传统思想让婆家无法接受,她也无法呆在娘家,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,她带着胡志杰一直在县城生活,帮别人打扫卫生维持开支。一间不到10平米的昏暗小屋,一张小床,一张木桌,一个陈旧的橱柜,一堆杂物。母亲说:“我就是因为没有文化,才遭了那么大的罪,我的孩子一定不能再像我一样,就算穷,我也要带他来城里接受好的教育”。
 

芷江县学生田丽的卧室

 

  在广西三江县,一家七口居住在传统侗寨老屋,三个小孩,受助学生是老大,老二是个敏感的女生,老三患有天生脑萎缩症,生活仅能半自理。家中两位靠吃低保的七旬老人,男主人去年被检出患有尿毒症,每周三次的透析治疗费用早已让这个家庭提前透支,现已债台高筑。女主人毅然挑起家庭重担,只身一人赴广东打工,每月省吃俭用把钱寄回家。

 

志愿者在学生家中家访

南坪乡马顺强家人与马顺强视频


  “偏方只治有缘人”,一位身患肠癌靠中药偏方维持生命的母亲,笑容依然勇敢和刚强,家无疑是她坚持走下去的希望与动力。

 

宁干乡志愿者与走访学生的合照


  愿她们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!
 

明年,等我好消息


  2018年嘉宝莉助学志愿者除肩负新生家访选拔外,还对部分高三学生展开了回访。当年为了寻找这批折翼天使,各乡镇都留下志愿者的脚步。如今久别重逢,再见面时少了当年的拘谨与羞涩,更多的是信任与喜悦。在甘肃定西李怡璇家,是怡璇和奶奶接待的我们,因为与继母关系紧张,她和奶奶已搬出来在学校附近租房生活。平时靠奶奶900块/月的环卫工工资支撑,日子很清贫。但她从未提起过家中的贫困,在同学眼中,怡璇总是充满阳光,让人感到温暖。

 

李怡璇与她的奶奶


  袁军海家住在黄土高原的半山腰,当年到访他家可谓历尽艰辛。两年过去,他家似乎变化不大,仍保留着原来的模样。见到他母亲和奶奶,一家人身体健康、齐齐整整比什么都重要。热情和感恩是父亲的形象。父亲多次问及嘉宝莉是做什么的,对上一次走访对嘉宝莉志愿者的不信任深感抱歉。读文科的袁军海是独子,也是所有租房子的学生中唯一没有父母陪读的。对于未来目标,他很清晰,他理解父母的忙碌和期待,更懂得要通过自己的努力给父母更好的生活。

 

军海父亲与志愿者


  积极、阳光、向上、好强,是孩子们给予志愿者最深刻的印象。分组竞争的夏令营活动场面激烈、势均力敌、不相伯仲超乎我们的想象。虽然家庭环境不好,但他们都在慢慢突破自我。走访结束准备离开时,学生追赶上来,对志愿者说:“明年,等我好消息!”

 


  让我们一起静待花开!
 

愿你历尽千帆,归来仍是少年


  在广西三江民族中学,嘉宝莉班夏令营活动当天,两位毕业多年的嘉宝莉班学长也抽空回到母校,与学弟学妹们交流分享。莫瑜项,2010年以全县理科第三考入陕西师范大学,毕业后回到家乡扎根基层教育。他发挥专业特长,借助化学原理与同学们共同探讨学习方法。龙敏苏,当年与莫瑜项一起参加过第一届“你好 新生”的三江民中学生代表,帅气一如当年,甚是健谈,不再是当年的腼腆少年。同样的地点,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,我们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奔向各行各业的老师、医生、IT从业人员……

 

广西三江民中嘉宝莉班夏令营合影

定西一中 夏令营“踩气球”游戏

龙敏苏与学生交流

莫老师与学生分享


  愿你历尽千帆,归来仍是少年。
 

◆◆后记◆◆


  走访的每一天于志愿者而言都是紧张而充实的,为了赶一天只有几趟的乡镇班车早早起床,为了多访几户家庭总是晚归,为了节省每一块钱与老板讨价还价,为了推荐资助名单团队间吵得面红耳赤,每天的朋友圈步数排名列于前三,每晚材料整理总会加班至零晨。走访结束了,但他们埋下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!
 

柳梁乡张文元(左二)与志愿者合影

称钩驿镇袁军海家